首頁 >> 社科關注
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的當代反思
2020年01月18日 08:40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17年第3期 作者:孫士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在反思與轉換過程中,諸如過時論、本土無用論、“激進化”等觀點先后出現,如何重新審視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是當代文學理論與文學批評研究須直面的課題。隨著文學世界的迅速擴張、文學實踐的日益復雜與豐富,批判精神成為當代性問題。關于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的當代反思內在于理論的反思性、去蔽性、開放性以及對于人的生存現實的關注之中,而批判鋒芒的重現有賴于知識分子自身的反思意識與批判精神。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文論/ 批判精神/ 當代性/

  作者簡介:孫士聰,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北京 100089

 

  馬克思主義文論作為馬克思主義思想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樣分享思想體系本身鮮明的批判精神。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無不將批判性視為理論的基本追求,之后的重要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也立足資本主義社會語境而不同程度地予以形形色色的當代闡釋。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在中國現代文論歷史行程中業已形成彌足珍貴的理論傳統,有效履行了文學理論對于文學世界的使命擔當。毋庸諱言,理論之后的文學理論反思,似乎更傾向于將沒有理論的文學理論視為穩妥的理論存在方式,而20世紀末期之后的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視角的種種轉換,則開啟了更為激進的反思性乃至顛覆性的扭轉。在現實與理論的雙重背景下,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在諸反思與轉換過程中漸趨昏暗不明,諸如過時論、本土無用論、“激進化”等觀點先后出現。如何重新審視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無疑是當代文學理論與文學批評研究必須直面的課題。

  重新審視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首先有必要厘清過時論、本土無用論、“激進化”等三種頗具代表性的觀點。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過時論認為,隨著“歷史的終結”,原本有著明確批判指向的馬克思主義文論早已失去了批判對象而墮入無物之陣,因而已經過時。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過時論的理論基礎是意識形態終結論,而理論預設則是歷史終結論。依學者福山之見,作為西方啟蒙運動成果的價值體系和社會制度潛在地預設普遍性的前提,隨著這些隱含普遍有效性的意識形態失去了對立面,人類愈益接近歷史的終點,“某種社會形態就挺立在歷史的終結處”,已是毋庸置疑。①后工業時代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調整以及里根主義、撒切爾主義的社會實踐,已經“合理”地解決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對立和矛盾,歷史失去前進的動力,資本主義成為社會形態的頂點,歷史于是終結。與黑格爾從絕對精神的辯證運動邏輯地推演出歷史以及文學藝術的終結不同,福山的歷史終結論更多的是立足于當代社會現實背景之中,對不同社會文明形態做出的事實性描述與價值性判斷。歷史的終結意味著意識形態的終結,作為高高矗立于經濟基礎之上、包括文學藝術在內的上層建筑諸意識形態走向終結,指向對于資本主義批判的馬克思主義文論概莫能外:如果歷史已然終結,烏托邦已提前變為現實,文學及其理論批判還有什么能納入自己的眼簾呢?

  馬克思主義批判精神本土無用論則宣稱,馬克思主義及其文論原本明確指向對于資本主義及其文學的批判,其批判性只適用于資本主義世界,而完全不適用于本土語境,尤其是不適用于對社會主義文學與文化的批判;與之相關、又略有差異的另一觀點則認為,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性只是植根于、并指向資本主義社會,對于本土語境而言,則從來不是批判性的,而是建設性的。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對于現實主義文學的批評與研究,源于馬克思身處其中的主要文學現實,同時也服從于更為急迫的社會革命實踐,所謂突出典型環境中對人物典型的塑造、關注文學作品對異化生活的真實揭示、強調對不平等社會生活的批判,等等,這或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一個并不準確的思維定勢,仿佛馬克思主義文論局限于、甚或等同于批判資本主義現實,因而邏輯地推演其批判精神在本土語境中毫無用武之地。

  與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過時論、無用論不同,“激進化”則認為馬克思主義及其文論批判精神并沒有過時,但必須在當代語境中予以重新語境化,尤其是要予以“激進化”方能重新激發其活力。對于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而言,無論他們是不是“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繼承人”,都會繼續受到馬克思主義批判精神的激勵,為了更新當代資本主義批判,尤其“使這種批判激進化”,則求助于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精神仍然是當務之急,而且將必定是無限期地必要的。如果人們知道使這種馬克思的理解適應新的條件……那么這種馬克思主義批判就仍然能夠結出碩果”。②這一觀點敏銳地覺察到馬克思主義批判精神的時代意義,同時又認為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面臨新的歷史挑戰而有待“更新”、有待“激進化”。所謂“激進化”意在對馬克思進行解構主義的“徹底改造”:“除了一種激進化之外,解構活動根本就沒有什么意義或主旨,這也就是說,在某種馬克思主義的傳統中,在某種馬克思主義的精神中,它至少是這樣。因此這種嘗試將馬克思主義激進化的做法可以被稱作是一種解構”,③這里明確道出“激進化”的實質。

  上述三種觀點各有側重,但它們的共同之處則是有意無意地將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精神推入幽暗之中。過時論面臨將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博物館化”的危險,仿佛批判精神已是一個過去時代的歷史遺存,在當代視野中好似蒙塵的文物龜縮于歷史博物館的角落;厘清與批判“過時論”的理論預設與理論基礎自不待言,更值得警惕的是將文論批判精神等具體化為意識形態批判,堅持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的同時卻遺忘了文學與文論,將文學批評等同于意識形態批判。本土語境無用論則更具迷惑性,表面上看起來是在維護馬克思主義文論,而實際上卻是在消磨馬克思主義文論發展創新的基本邏輯,它將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狹隘地理解為對于資本主義社會的文學批判,將文學批判等同于意識形態批判的同時,又將當下排除在批判視野之外,仿佛批判只有在面對馬克思所處時代的資本主義現實時方有自己存在的理由,而在當下則無任何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必要性,這既擱置了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又“妖魔化”了批判本身。德里達對馬克思主義批判精神的“激進化”,在正統馬克思主義者那里被指斥為一種沒有馬克思主義的馬克思主義,而在右翼知識分子那里則被批評為夸大馬克思的獨創性、固守于馬克思的思想范式,這些批評并非毫無道理,“激進化”誠然視繼承馬克思遺產為一種“使命”,但同時又將其規定為只有通過解構活動方能達到,實質上體現了后馬克思思潮的基本邏輯,通過拋棄歷史唯物主義而堅持馬克思主義批判精神,反而在不同程度上閹割了批判精神。

  淡化、遮蔽乃至閹割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的傾向,誠然并不局限于以上三種,造成這些傾向的原因也錯綜復雜。然而,無論是“博物館化”、“妖魔化”還是“激進化”,在鈍化、消磨、乃至遺忘馬克思主義文論批判精神方面,可謂殊途同歸。就本土馬克思主義文論而言,批判精神的萎頓與其特殊地位相背離,這誠然與社會現實語境以及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本身存在的問題有關,④但學理性追究還可進一步深入到馬克思主義文論當代性的迷失以及本土文論對現代傳統的遺忘等方面。反觀本土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歷史進程,曾經的“西馬非馬”之爭早已遠去,但在對西方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批判性反思中卻依然可見其幽靈在徘徊,它或者批判當代闡釋的非正統性而將馬克思主義文論神圣化,或者走向相反的另一極端,張揚其闡釋性而貶抑其真理性,結果皆困于當代性的迷失之中:前者限于當代性而流于主觀主義,后者則拒絕當代性而陷于形而上學。至于百余年本土現代文論有無自己的批判傳統,學界尚見仁見智,但植根于現實沃土方顯強大生命力已被視為重要經驗之一。事實上,姑且不論文學及其理論介入現實在中國古典文論即有其傳統所在,即便回首本土現代文論百余年的歷程,批判精神也從未徹底消弭過,無論是五四時期批判傳統中的糟粕、延安時期批判國統區的黑暗現實,抑或20世紀80年代以來理想主義下的批判鋒芒,揭示現實、介入時代、關注人及其精神的存在,一直是本土現代文論彌足珍貴的理論傳統,本土化馬克思主義文論尤為突出。

  馬克思主義文論之當代性迷失、本土現代文論傳統之遺忘,與批判精神的萎頓之間當有因果關聯,而對文學理論的反思性批判滑向忽視理論的另一極端。20世紀末期以來國際社會政治變化對馬克思主義及其文論的現實扭轉,或可視為上述傾向的理論與現實背景。反對文學理論的抽象化、乃至“反對理論”,并非濫觴于今日,早在半個世紀之前,桑塔格就提出“反對闡釋”的口號,⑤其后對文學理論“理論化”的批判不絕于耳,本土學界最近十余年也進行了深刻反思。包括馬克思主義文論在內的本土文學理論是否已經在“理論化”道路上病入膏肓,尚屬可進一步討論的問題;從文學理論普遍主義的診斷,到理論生產地方化的藥方,各種思考的真理性自不待言,但其中割裂文學理論而將文學對立于理論,也不應被視而不見。文學與理論對立論難免遭遇70多年前韋勒克“視角主義”的揶揄,⑥本土學界對此亦有同感;⑦但若由反對理論進而反對理論的批判精神,則無疑又等而下之:拋棄理論的文學理論多半遺忘了自身的反思性,缺失反思性的文學理論難免無法將現實對象化,對于馬克思主義文論來說尤其如此。與理論背景聚焦于文論自身的邏輯不同,現實背景則無法逾越20世紀八九十年代,從馬克思主義研究到馬克思學研究、從列寧主義到列寧學的扭轉,這正是時移世易的學術癥候,更遑論馬克思主義文論及其批判精神的轉換了。以國際政治與社會情勢而做顛覆性的認知,無疑立足于將對象簡單意識形態化的思想根基。

  批判精神是馬克思主義文論突出的精神品格,批判既是理論的、也是社會的。馬克思的理論就其價值和本質而言是“批判的”,這種批判,“就是把政治、法律、社會和習俗等等方面的事實拿來同經濟、生產關系體系,以及在一切對抗性社會關系基礎上必然形成的各個階級的利益加以對照”。⑧馬克思斷言,理論不是“教條地預期未來,而只是想通過批判舊世界發現新世界”,“要對現存的一切進行無情的批判”。⑨作為批判對象的“現存的一切”,既包括了物質現實,也包括了意識形態。批判意味著在錯誤的現實中正確地揭示現存的一切的物質基礎,表面看來這或將理論局限于哲學領域,而實際恰是回到了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在馬克思的語境中,理論批判與社會批判并不是割裂的,撥開意識形態的幻覺就會發現,哲學理論的唯心主義與現實的資產階級原本二位一體,哲學批判即社會批判,文論同樣如此。批判的馬克思主義文論始終指向物質的和意識形態的社會現實,而人及其存在則是這一指向的核心和歸宿。如果說文學理論如今面臨由媒介而來的文學現實的挑戰,那么馬克思主義文論面臨同樣甚至更嚴峻的挑戰,上述關于批判精神的諸認識誤區在某種程度上表明了對批判之當代性認識的核心地位,馬克思之前的康德批判哲學以及馬克思之后霍克海默對批判理論的思考可茲啟示。

  批判之于康德哲學,不僅在于為理論理性與實踐理性厘清有效性邊界,更在于通過感性審美實踐而賦予道德實踐的自由以現實性,感性自然與超感性自由的統一通過審美實踐而達成,但自由的感性實現并非僅僅局限對形而上學的拯救,而是對人的存在及其自由窘境的現實思考,因而也具有了濃重的社會批判意味,貌似形而上的哲學玄思中蘊含著審美及其理論對現實的人的關切與思考。在馬克思之后,霍克海默在批判傳統理論的同時高舉批判理論的大旗。依霍克海默之見,傳統理論在方法論上憑依自然科學研究方法、尤其是經驗主義歸納法與邏輯演繹法,在邏輯上從某種理論預設出發推演自己的普遍有效性,結果,“具體的客觀事實的起源、思想藉以把握事實的概念體系的實際運用以及概念體系在實踐中的作用”,被視為身外之物,而知識被直接等同于對象,特定科學直接等同于事物和人的本質存在,最終成為新的神話。⑩與傳統理論不同,批判理論認為事實乃至知識只能在現實社會過程中來理解,以對既定現實的質疑、批判為前提,因而是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意義上“以社會本身為其對象”的實踐活動。(11)在批判理論的視野中,任何所謂“純事實”、“純科學”、“自然法則”、“終極真理”都不能不是特定社會歷史條件下的產物,被具體時空中人類的認識水平、生產活動實踐及其方式所中介。質言之,批判意味著對由傳統理論所規導的普遍“邏輯必然性”的去蔽、質疑、反思,但去蔽、質疑、反思本身并非目的,而毋寧是希望藉此解決批判理論與社會必然性的緊張,最終通達霍克海默所描畫的以理性為原則、以人為目的的未來社會。

  毋庸諱言,原典形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并不是對文學及其理論系統化、專業化的研究,其中最具批判精神的部分也只是聚焦于現實主義作家、作品、文學現象而較少涉及其他,馬克思之后諸西方馬克思主義文論家則相對更青睞于現代主義文學(盧卡奇算得上為數不多的例外)。誠如有學者指出,現實主義文學不僅構成馬克思、恩格斯處身其中的基本現實,而且完全契合他們的社會批判思想,但問題的關鍵并不在于這些文論于今看來是否依然“見解獨到”,而在于他們何以以及如何關注現實主義文學。(12)換言之,現實主義文學何以構成馬克思、恩格斯的文學問題,亦即問題的生產方式,這或可用阿爾都塞的“問題式”來概括,(13)意指“理論形態的特殊統一性以及這種特殊差異性的位置”。(14)問題本身不是超時空、無時空地存在著,特定問題在特定語境中之作為問題而被提出,并不在于問題本身,而在于問題之被提問的當代性。立足于改變現實而非闡釋現實、從反抗既定剝削壓迫現實而至人的全面自由和解放,馬克思、恩格斯從現實主義文學中張揚文學的政治經濟批判的大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構成了批判思想傳統的當代形式與當代起點。

作者簡介

姓名:孫士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狼人干,狼人干综合,情色综合,狼人干综合伊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