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土地、市場與鄉村社會的現代化 ——從費孝通與托尼的比較出發
2020年01月17日 10:18 來源:《社會學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楊清媚 字號
關鍵詞:費孝通;土地制度;紳士;市場;國家

內容摘要:

關鍵詞:費孝通;土地制度;紳士;市場;國家

作者簡介:

  摘要:費孝通在20世紀40年代關于鄉村經濟與社會的系列研究受英國經濟史學家托尼的影響頗深。本文通過對兩人的文本分析比較,指出:(1)托尼關于英國從農業現代化到工業現代化的分析,構成了費孝通的江村和祿村經濟轉型的參照。(2)托尼的“紳士理論”也成為費孝通討論紳士功能的基礎。但費孝通并非照搬托尼的思路,在農業的園藝學轉型和紳士類型等問題上,他都有不同于托尼的地方。并且,對于費孝通來說,“國家”的角色在其社會理論和實踐中處于相對消極的位置。費孝通從共同體、知識分子、世界市場和國家四個要素的相互關系來構建中國的現代化轉型方案。他對中國作為世界體系的后發參與者如何獲得經濟自主性的思考,在今天仍有參考價值。

  關鍵詞:費孝通;土地制度;紳士;市場;國家

    基金: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燕京學派’的鄉村社會轉型研究理論與方法探析”(18BSH001)的研究成果;

  在已有的中國社會學人類學學術史研究中,對于費孝通現代化轉型研究方面的探討已經很豐富,但是對于費孝通與英國經濟史學家托尼(Richard H. Tawney)的學術關聯還缺乏足夠的重視。《江村經濟》多處引用托尼《中國的土地和勞動》一書,并且費孝通在城鄉金融關系和“不在地主”階級形成的關鍵問題上,肯定了托尼的討論方向(費孝通,2001:163)。《祿村農田》同樣多處援引《中國的土地和勞動》,其最后一章就土地制度問題與托尼展開對話(費孝通,2006a:183,186)。在《云南三村》英文版導言中,費孝通認為托尼的《中國的土地與勞動》一書是當時研究中國農村社區經濟中最好的一本,并且“托尼的結論的價值并不僅僅在于它所提供的事實材料,而且還因為它是在中國所發生的總體經濟變遷——一個可以和發生在工業革命時代歐洲的變遷相媲美的變動——的背景中來解釋數據資料的”(費孝通,1999a:392)。此外,在《鄉土重建》第一篇《中國社會變遷中的文化結癥》中,費孝通討論“無饜求得”的精神時,主要對話的對象也是托尼(費孝通,1999b)。近期學界發現的費孝通閱讀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讀書筆記,其多處論述其實更接近托尼的《宗教與資本主義的興起》一書。以上種種文本跡象均佐證了費孝通和托尼在思想上有著密切關系。

  托尼出身于英國上流社會,畢業于牛津大學貝列爾學院(彭小瑜,2011);1917-1949年任教于倫敦政治經濟學院(Goldman,2014)。阿古什曾推測,費孝通很可能慕名聽過托尼的課(阿古什,2006:33)。無論此事是否為真,費孝通是認識托尼并讀過其著作的。1930年托尼來華調查的時候,兩人就認識了;1946年,費孝通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演講,由托尼擔任主持,以“表示他(托尼)對我的交情”(費孝通,1999c:154)。

  盡管托尼的中國研究專著很受費孝通推崇,但他最引人注目的成就仍是16-17世紀英國經濟史和社會史。在費孝通寫作江村和祿村之前,托尼的主要著作《16世紀的農業問題》(The Agrarian Problem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1912)、《貪婪的社會》(The Acquisitive Society,1920)、《宗教與資本主義的興起》(Religion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A Historical Study,1926)、《中國的土地和勞動》(Land and Labor in China,1932)等都已經問世并引起廣泛關注。同時期國內翻譯的作品有《近代工業社會的病理》《社會主義之教育政策》《中國之農業與工業》。

  托尼一直到20世紀60年代仍不斷有著述出版(Tawney & Winter, 1972)。而本文認為,與本文主題相關,特別值得注意的是《16世紀的農業問題》《中國的土地和勞動》,以及《鄉紳的上升,1558-1640》(The Rise of the Gentry,1558-1640)。因為《16世紀的農業問題》和《鄉紳的上升》是托尼現代化理論的兩個核心部分——土地理論和紳士理論的集中體現,而《中國的土地和勞動》則是在托尼上述思考基礎上展開,帶有比較研究的意圖。

  《16世紀的農業問題》作為英國經濟史研究的經典,不斷有數量可觀的后續研究,從材料到觀點都有補充和新的分析(Gergson,1989;Whittle,2013;Kerridge, 2006;McRae,1996)。在這本書里,托尼指出所謂“資產階級”是一種特定的關系群體,包括了原來社會不同等級的人物,如地主、資本式的土地租賃者、領取工資的自由勞動者,這一關系群體在16世紀以來莊園主與公簿保有權的持有者(佃戶)之間的斗爭過程中浮現(Gregson,1989)。在1941年發表的《鄉紳的上升,1558-1640》一文中,托尼指出,土地問題發展到17世紀進入了第二個階段,這時候土地市場的強有力競爭者變成了通常出身并不顯貴的地主,其共同的特征就是金錢,他稱其為“鄉下的土包子”(Tawney,1941:1-38)。因此亦有學者將托尼的觀點概述為“鄉紳理論”(the theory of gentry)(Bryer,2006:380)。

  費孝通對中國農村社會和農業的研究明顯可以看到托尼《中國之農業與工業》一書的影響,但是他對托尼的理解并不僅限于此書。費孝通在江村、祿村研究中談土地制度,接著在《鄉土重建》討論“紳士”問題,所使用的“gentry”一詞與托尼相同。這些也許并非巧合。他對英國經濟史的了解可能是超出我們意料的。本文希望通過文本分析,從土地制度、紳士與國家三個方面梳理費孝通從江村到祿村這一時期的鄉村研究,與英國經濟史對話。

  一、第一階段:土地市場與農業現代化

  托尼認為,英國社會現代化變遷始于土地問題。在《16世紀的農村問題》一書中,托尼指出,英國在14-15世紀出現了土地市場持續活躍的明顯趨勢,農業生產類型發生變化,農業獲得投資,從封建莊園制轉變為市場生產(Tawney,1967:19-40)。我們把托尼說的這個時期稱為鄉村現代化或農業現代化的第一階段,其特點是土地制度、土地綜合利用方式變化和土地市場形成。

  一般認為,從公元9世紀開始到13世紀是歐洲封建主義的起源與發展時期,這個時期又可以分為兩段,以11世紀末12世紀初為大致分界(布洛赫,2007:130-139)。在英格蘭,第一個階段是國王以教會法的做法封授土地連同其上的居民,其中保存了更早之前的村社共同體的條田制度;第二個階段是在法國“諾曼征服”之后移植過來的封建軍役制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表現為多層封授(咸鴻昌,2009:24-31)。由于授封的來源、土地投獻的情形不同,形成了采邑和“自主地”。諾曼統治時期的土地保有權可分為三類:自由民擁有的自由保有權(包括軍事保有權、宗教保有權、自由無兵役保有權或世俗保有權),為期數年的保有權以及依附于莊園的維蘭和茅舍農擁有的低級保有權(沈漢,2010)。其中自由無兵役保有權是在領主采邑之外、自由地世襲土地所有權(韋伯,2004:79)。與前述“自主地”相關的便是自由保有權。自主地最開始只能繼承,不得在持有者有生之年轉讓,也不能通過遺囑的形式在其死后轉讓他人。相對于自由保有權,莊園采邑下的附庸佃農所擁有的是不自由保有權,即謄本保有權或稱公簿保有權。15世紀左右,英格蘭鄉村還出現了一種新的保有權——租地保有權(沈漢,2010)。這種保有權是雙方自由談判締結契約的結果,而非出自習慣法。到16世紀,租地保有權廣泛實行,最終推動了莊園的瓦解,土地所有權成為可讓渡權利。

  圈地運動有兩個階段,在13-14世紀時,主要是領主之間的領地劃分和領主與自由佃農之間的協議,核心是公共牧場的使用等,涉及許多小的耕作者。到16-17世紀時圈地運動的主體已經是一些大業主或其代理人,在短期內將小地產聯合成大莊園,此時對土地集中起到主要作用的更多是大資本家和約曼(yeoman)(Tawney,1967:180)。在16世紀,法律上“約曼”就是一個自由保有權者(freeholder),他可以自行處置包括轉讓自己的荒地,這塊荒地年付稅金總額不超過40英鎊(Tawney,1967:27)。在這個意義上,他等于自耕農。而現實中,一個自由保有權者雖然行使轉讓權利的土地面積受法律限制,但他同時可以租種荒地,從這方面說,他也是一個佃戶。在此過程中,自耕農一部分補充到佃農中,另一部分轉化為商業資本家,成為紳士的來源之一,比如英格蘭東部地區(托尼,2006:121)就是如此。

  土地流動推動了鄉村家庭分解。留在鄉村的人被并入資本主義的農業生產之中;而沒有土地繼承權的人,比如非長子,要么參軍,要么變成農場雇傭工人,要么流浪。這些富余人口一部分通過濟貧法疏散到更遠的農村地區(Tawney,1967:275-280),一部分進入海外殖民地(沃勒斯坦,2013a:291)。

  對于中國來說,英國經驗最有借鑒價值的就是它的農業現代化。英國農業革命的成功有兩個重要因素,一個是國王、大貴族和教會將大量王室和教會土地投入市場,比如伊麗莎白女王一共賣掉了價值817000英鎊的莊園地產,其繼位者在接下來30年內又賣掉了上述2倍的莊園地產;這些土地流轉為租佃經營和土地用途轉化提供了便利條件(Tawney,1941:24-26)。另一個是現代園藝技術的引入和發展。英國人從荷蘭人那里學到了先進的園藝技術,大量種植亞麻、染料作物和苜蓿、三葉草等飼料作物,使農業成功向畜牧業轉變,同時用勞動力代替土地,不需要流動放牧就可以得到高效率的畜牧業(沃勒斯坦,2013b:96-97)。而英國自耕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們引領了園藝學的改良。

  這兩個因素中國都沒有,而且中國的土地問題還更為復雜。托尼指出:(1)中國的農業生產往往將野草、樹木等作為燃料來源。歐洲自古實行的畜牧和農耕輪耕制度對于中國人而言是陌生的。既然畜牧業沒有農業重要,那么歐洲極重視的公地問題在中國根本不成為問題(托尼,2014:62)。(2)中國不存在土地貴族,通常大量土地由國家和某些準法人團體如宗族、村莊、祠觀、寺廟和書院所有,然后分成小塊向外出租。(3)以擁有小塊土地的自耕農為主,在南方多數是佃農以及自耕農兼佃農(托尼,2014:63)。這里自耕農和佃農的劃分并非僅僅依據“所有權”和“租地權”,還要看每個地區關于土地權利的風俗習慣。例如在浙江、江蘇普遍存在的雙重所有權制度,佃農實際上具有類似英國謄本所有權者的地位,但是他們卻不負擔任何封建勞役(托尼,2014:25)。(4)地租過重并不是唯一的土地租佃問題,新的問題來自于不斷出現的不在地主階級。他們與農業的關系純粹是金融關系,通常憑資本租下大片土地,再分成小塊轉租給農民,對農民進行嚴酷壓榨(托尼,2014:64-69)。(5)大部分農產品為了市場而耕作,但運輸困難,市場由商人壟斷。他們與不在地主一樣,也是高利貸者的利益來源(托尼,2014:52-55)。

  托尼提出改良農業的措施主要有:(1)為部分農業人口尋找其他謀生職業,比如向東北移民或者在工礦企業就業。(2)利用政府貸款幫助佃戶贖買土地,開展減租運動,組織助農合作社。(3)引進農業改良技術,生產各類經濟作物,如水果、玉米、花生。在這里可以看到園藝學對托尼的影響(托尼,2014:93-106)。

  畜牧業的發展在中國缺乏條件,但托尼注意到中國鄉村手工業是農業復興的另一個可能契機。他指出,直到19世紀,英國鄉村仍然存在大量家庭或小作坊經營,這些小作坊并非“前現代”生產方式,而是資本主義生產的鏈條(托尼,2014:117)。中國也有類似的基礎。中國的鄉村手工業有兩類組織形式:家庭工業和流動的手工工匠(托尼,2014:119)。這兩者都有可能在合適的時機下形成小業主作坊,比如江浙一帶的棉紡織業和河北皮毛作坊。隨著商業的擴展,家庭作坊可以靈活地由自主生產轉向訂單生產,這被稱為“制造工業前的資本主義階段”(托尼,2014:124)。中國現代化轉型起步如果要考慮農民的溫飽問題,就不能先依賴大工業和重工業,而應該考慮如何在不打碎自己傳統社會組織的前提下,將大工業嫁接到自己的社會中(托尼,2014:144);家庭手工業正是如此。

  在托尼看來,中國可以從農業現代化開始,再到工業現代化。英國農業現代化成功的兩個因素在托尼這里都有替代。土地貴族對土地市場形成的刺激可以由國家和政府主導的土地制度改革取代,由自耕農主導的園藝學改良則可以通過助農合作社來實現。考慮到中國的農村現代化必然會使大量小農(主要還是大批佃農,自耕農土地面積太小,通常還要再租地)面對市場風險,為其尋求制度和組織保障成為托尼方案中首先考慮的方面。

作者簡介

姓名:楊清媚 工作單位:中國政法大學社會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狼人干,狼人干综合,情色综合,狼人干综合伊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