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團體
人工智能的發展與審美藝術的未來
2020年01月17日 11:08 來源:《藝術評論》2018年第9期 作者:龐井君 薛迎輝 字號
關鍵詞:人工智能;審美;認知

內容摘要:21世紀的今天,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洶涌來襲,由人工智能、生命科學、物聯網、機器人、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等一系列創新所帶來的物理空間、網絡空間和生物空間的相互融合,正在重新改變和塑造我們的日常生活。

關鍵詞:人工智能;審美;認知

作者簡介:

  21世紀的今天,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洶涌來襲,由人工智能、生命科學、物聯網、機器人、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等一系列創新所帶來的物理空間、網絡空間和生物空間的相互融合,正在重新改變和塑造我們的日常生活。

  縱觀歷史,每一次科學技術的革命與飛躍都會帶來新的生產方式和社會關系的改變,審美藝術的形態也隨之而變。正如原始社會之于洞穴巖畫、神秘圖騰,中世紀對宇宙、上帝的敬畏、對宗教的狂熱帶來的藝術中濃厚的宗教色彩,印刷術的發明帶來的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的產生與留存,照相機、攝像機、計算機等的應用帶來的新的影像藝術、數碼藝術的繁榮。在當代,伴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藝術將發生怎樣的巨大變革?我們有必要在人工智能的視野下探討審美藝術的未來發展。

  一、人工智能:人類智能發展和科學技術演變的必然結果

  人工智能是指使用機器代替人類實現認知、識別、分析、決策等功能,其本質是對人的意識與思維的信息過程的模擬。從1956年達特茅斯會議確立了人工智能這一學科開始,短短的六十余年間,“人工智能在視覺圖像識別、語音識別、文本處理等諸多方面已經達到或超過人類水平,在視覺藝術、程序設計方面也開始嶄露頭角,令人驚嘆不已。人們已經相信,在個人電腦時代、網絡時代、手機時代之后,整個社會已經進入人工智能時代”[1]。

  六十余年來,人工智能經歷了從橫空出世到爆發到寒冬再到野蠻生長的歷程。世界各國關于人工智能的競爭也日益白熱化。2015年,人工智能被寫入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2016年,人工智能一詞被寫入“十三五”規劃綱要,人工智能進一步上升為國家戰略。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按照規劃,“人工智能”將“無時不有、無處不在”,到2030年中國要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2017年9月1日,普京在演講中提出“未來誰率先掌握人工智能,誰就能稱霸世界”。2018年4月25日,歐盟委員會計劃2018-2020年在人工智能領域投資240億美元。2018年10月,美國白宮召開AI研討會,成立AI專門委員會,確保人工智能領域美國第一。可以說,全球范圍內人工智能的春天剛剛到來。

  人工智能本質上就是將一切復雜的主客觀運動回歸和還原到最基本的信號和信息構成,然后用建立在微電子基礎上的信號和數據處理系統,按照預先的授權和指令,處理龐大但有限的信息和信號的過程。人工智能的關鍵在于世界萬物的數學認知和分解,然后是重組和運算。

  在一定程度上,人工智能的基礎是哲學。有人說,在人類思想史的長河中,有幾個星光燦爛的黃金時代[2]。第一個黃金時代是西方的古希臘羅馬時期和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亞里士多德、歐幾里得、柏拉圖、畢達哥拉斯、老子、孔子、墨子等偉大的先賢們開創了哲學、數學和教育系統,至今仍然是人類社會生存和發展的基石。這一時期,哲學家、數學家畢達哥拉斯提出了萬物皆數的思想。亞里士多德則是第一個把支配意識的理性部分的法則形式化為精確法則集合的人。“他發展了一種非形式的三段論系統用于正確推理,這種系統原則上允許在初始前提條件下機械地推導出結論”[3]。第二個黃金時代是文藝復興和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出現了牛頓、萊布尼茨、麥克斯韋爾、達·芬奇、歌德等偉人,人類掌握了微積分和經典物理,發明了蒸汽機、火車和電力系統等強有力的工具,成為地球上絕對的統治力量。其中,對人工智能最早的描述可以追溯到17世紀德國著名的數學家和哲學家萊布尼茨,他提出了“通用語言”的設想,“建立一種通用的符號語言,用這個語言中的符號表達‘思想內容’,用符號之間的形式關系表達‘思想內容’之間的邏輯關系。于是,在‘通用語言’中可以實現‘思維的機械化’”[4]。第三個黃金時代,從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開始,普朗克、海森堡、薛定諤、狄拉克等人提出量子力學,馮·諾伊曼、圖靈、香農等人開創電子計算機、人工智能和通信網絡,阿波羅計劃將人類送上月球,人類文明進入嶄新的發展階段。正是在這一時期,阿蘭·圖靈、約翰·麥卡錫、馬文·明斯基和克勞德·香農等先驅將人工智能變成一門正式的學科。

  如果說前三個時代是人類智能一次又一次攀登人類智慧的高峰,那么第四個黃金時代,人工智能必然會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前三個時代的哲學和科技發展,也為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奠定了思想之源、技術之基。可以說,人工智能是主流思想和科學發展的必然結果。

  智能是一個非常悠久的概念。人類之所以能成為萬物之靈,是因為人類有高度發展的智能。人類智能是人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才智和本領。中國古代思想家一般把智與能作為兩個獨立的概念來運用,“智”主要是人對事物的認識能力,“能”主要是指人類的行動能力。Linda Gottfrefson教授把智能定義為“以一種寬泛的心理能力,能夠進行思考、計劃、解決問題、抽象思維、推理復雜理念、快速學習和從經驗中學習等操作”。目前文明所產生的一切都是人類智能的產物。

  人類智能源自自然的造化,是人類大腦進化的結果,也因此,最早擁有智能的人類被稱為智人。人類智能以大腦為載體,“在這塊不足兩公斤的小小肉塊中,每天消耗相當于15瓦燈泡的電量,分布著近千億神經細胞、幾百萬億神經突觸,形成了最為神秘復雜的結構機制”[5]。法國哲學家、古生物學家德日進在20世紀50年代就提出,人類進化到現在,生物的自然進化過程已經結束了,今后的進化是技術推動下的人類自我進化。人工智能的出現,便是人類增強智能的一次偉大進化。

  目前,我們已經看到,人工智能在語言識別、圖像分類、自動駕駛、機器翻譯、步態運動和問答系統等方面都已經取得了顯著的成功。甚至于,在文藝領域,通過深度學習,微軟的機器人小冰已經可以寫出媲美于人類詩人的詩,并出版了人類有史以來第一部人工智能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在視覺藝術領域,人工神經網絡已經可以將一幅作品的內容和風格分開,同時向藝術大師學習藝術風格,并把藝術風格轉移到另外的作品中,用不同藝術家的風格來渲染同樣的內容。這意味著人工神經網絡可以精確量化原本許多人文學科中模糊含混的概念,例如特定領域中的“藝術風格”,并且使這些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技巧風格變得樸實無華,容易復制和推廣[6]。前不久,美國一位名為戴維·柯普的音樂教授寫了一套計算機程序,用其譜出協奏曲、合唱曲、交響樂和歌劇,此舉在古典音樂界引起巨大爭議,但曲子帶給人的感動與共鳴卻似乎無可置疑。

  但是,正如霍金所說,“在過去的20年里,人工智能一直專注于圍繞建設智能代理所產生的問題,也就是在特定環境下可以感知并行動的各種系統。在這種情況下,智能是一個與統計學和經濟學相關的理性概念。通俗地講,這是一種做出好的決定、計劃和推論的能力”[7]。

  雖然人工智能似乎已經可以創作出形式上的藝術作品,但是,人工智能能否變為一個與藝術和審美相關的感性概念,或者說人工智能能否從概率上影響到或者將怎樣影響到審美藝術的未來發展還是一個需要我們拭目以待的重要命題。

作者簡介

姓名:龐井君 薛迎輝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狼人干,狼人干综合,情色综合,狼人干综合伊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