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人類學的東南亞研究:概念、成果與挑戰
2020年01月16日 09:27 來源:《民族研究》2018年第6期 作者:周建新 郝國強 字號
關鍵詞:東南亞;人類學;“一帶一路”

內容摘要:

關鍵詞:東南亞;人類學;“一帶一路”

作者簡介:

  摘要:“東南亞”概念包含著復雜的歷史背景和豐富的文化內涵。西方列強的殖民統治導致西方人類學在東南亞研究領域長期占據支配地位。東方對于東南亞的研究主要起步于歷史學,人類學傳入后的總體發展相對滯后,東南亞本土人類學學者的研究成果,尤其是有影響的研究成果,則更為少見。“一帶一路”倡議和相關實踐為中國人類學的東南亞研究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

  關鍵詞:東南亞;人類學;“一帶一路”

   基金: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民族志研究及數據庫建設”(項目編號:17ZDA156);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老撾苗族的遷徙、離散與認同研究”(項目編號:14CMZ024);廣西高等學校千名中青年骨干教師培育計劃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簡介:周建新,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云南大學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研究中心教授。地址:昆明市,郵編650091。郝國強,廣西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副研究員。地址:南寧市,郵編530006。

  一、“東南亞”概念的由來

  東南亞是世界上民族成分最為復雜的地區之一,是一個典型的“世界民族博物館”。東南亞地處自然地理天然形成的地緣戰略要道,是人類不同群體南下北上東來西往的交匯之地。正是經過不同群體反復遷徙、分化和融合的歷程,東南亞地區最終形成多民族交錯雜居的基本架構,同時奠定了東南亞各國成為多民族國家的基礎。長期以來,生活在這片廣闊陸地和海洋上的眾多人群,未能形成統一的“東南亞人”自我意識,未能形成整體的“東南亞”地域意識,也未能形成統一的宗教觀念。

  (一)中國歷史文獻中的“南海”“西洋”“南洋”和“東南洋”

  中國先秦古籍中即有“南海”泛稱。秦置南海郡后,其海疆面臨南海,“南海”泛指今日中國南海及其周邊海域,并包括中南半島、馬來群島(又名南洋群島)。明成祖時期(1403-1424)鄭和下西洋中“西洋”的叫法,是因為當時中國南方海域以渤泥(今文萊)為界分為東西兩洋,渤泥以東稱東洋,以西為西洋。1617年張燮所著《東西洋考》中有明確的記載。顯然,東南亞的部分地區在中國古代文獻中曾被稱作“西洋”。不過自明代中葉之后,東南亞是作為“南洋”而存在的,“中國人一直把東南亞視為一個整體,稱之為‘南洋’” 。事實上,從“發現”的角度看,中國是較早認識東南亞的國家,對東南亞有著豐富的文獻記載。南宋趙汝適1225年寫成《諸蕃志》,文中記錄了占城(今越南境內)、真臘(今柬埔寨境內)等海外諸國的風土人情。元代的汪大淵曾利用兩次出海之便,于1330年前后考察了南洋和印度洋上的不同民族,寫成《島夷志略》。同時代的周達觀兩次到訪真臘地區,寫成《真臘風土記》,對其人情風俗和神話傳說做了詳細描述。明代嚴從簡著《殊域周咨錄》,按照以明王朝為中心的地理方位,將周邊分為東夷、南蠻、西戎、北狄和東北夷,其中南蠻包括安南、占城、真臘、暹羅、爪哇等今天東南亞各國的前身。清代僧人釋大汕曾前往越南順化、會安一帶,居留一年有余,著《海外紀事》。清末編成的《小方壺齋輿地叢鈔》,內有許多關于東南亞情況的介紹。雖然以上文獻對東南亞地區都有或多或少的認識,但多以分散的“國”為單位進行描述,并未出現較為統一的認知稱謂。近代之后,魏源的《海國圖志》明確將東南亞各國歸入“東南洋”進行表述,其中包括越南、暹羅、新嘉坡、緬甸、呂宋夷所屬島、英荷二夷所屬葛留巴島。

  以上概念的表述,顯然帶有中國中心主義的色彩,是一種以中國為中心的方位指代。這些稱謂對周邊的日本以及東南亞各國都產生過一定的影響。20世紀30年代,李長傅、馮承鈞等中國學者最早把東南亞史作為整體的地區史來研究,但他們對東南亞的指稱依然使用“南洋”概念。1957年田汝康在《17-19世紀中葉中國帆船在東南亞洲》中使用的是“東南亞洲”一詞。1958年蘇聯專家科切托夫出版了《東南亞及遠東各國近現代史講義》,其中出現了中文的“東南亞”譯名,自此“東南亞”概念在中國知識界開始逐漸普及。

  在中國浩如煙海的歷史文獻中,關于“南海”“西洋”“南洋”和“東南洋”的記載,對于我們認識當代東南亞及其社會發展的歷史脈絡具有特殊意義。

  (二)西方文獻中的“東南亞”

  西方最早來到東南亞的是商人、冒險家、傳教士等。他們當時稱這片區域為“東印度”。十六世紀初葉之后,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等相繼入侵東南亞。1791至1797年,英國人達爾普爾(Alexander Dalrymple)出版了兩卷本《東方寶庫》(Oriental Repertory),把這片區域統稱為“東方”。1820年英國人克勞福特(John Crawfurd)出版了《印度群島史》(History of the Indian Archipelago),將這片區域稱為“印度群島”。1869年英國人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出版了《馬來群島》(The Malay Archipelago),將這片區域稱為“馬來群島”。同一時期還有“外印度”“遠東”(Far East)等不同稱謂出現。法國人曾經從地理和氣候角度將這片區域稱為亞洲季風地區(Monsoon Asia)。“印度人、波斯人、阿拉伯人和馬來人則把這個地區稱為‘風下之地’(lands below the winds)”。直到19世紀30年代,“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思考和談論‘東南亞’。一些作者使用‘遠印度’(Further India)這個術語來表述東南亞區域”。

  從目前有關東南亞研究的綜述類文章可見,“東南亞”一詞最早出現在1839年美國牧師馬爾科姆(Howard Malcom)出版的《東南亞旅行記》(Travels SouthEastern Asia)一書的書名上。究竟是誰最先創造了“東南亞”概念,似乎需要進一步的知識考古。1902年奧地利人弗朗茨·黑格爾(Frans Heger)出版了《東南亞古代金屬鼓》(Old Metal Drums in Southeast Asia),對這片區域的古代銅鼓進行分類。1923年奧地利人海涅·戈爾登(Heine Geldern)出版了《東南亞的民族和文化》(Südostasien aus Illustrierte VGA289lkerkunde,herausgegeben von Georg Buschan)。一些西方學者由此將戈爾登尊為東南亞學的創立者。1941年英國人約翰·弗尼瓦爾(John Furnivall)出版了《東南亞的福利與進步》(Progress and welfare in Southeast Asia)。以上著作的名稱中都明確使用了“東南亞”概念。這個概念漸為人知,成為西方建構的“東方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

  1943年8月蒙巴頓的“東南亞司令部”在錫蘭設立,“東南亞”這個概念作為政治軍事術語被使用并產生重大影響。1948年,美國政府開始認真研究東南亞區域對本國所具有的政治及軍事戰略意義。“當然,東南亞被當作一個地理和文化單位不能僅僅是軍事戰略的考慮。”1950年英國地理學家道比(E.H.G.Dobby)出版了《東南亞》(Southeast Asia)。1955年英國人霍爾(D.G.Edward Hall)出版了《東南亞史》(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1962年“東南亞地理學家會議”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大會一致同意將“東南亞”作為一個通用地理名稱使用。1966年“太平洋區域第十一屆科學會議”在日本東京召開,此次會議從文化角度接受了“東南亞”概念。

  由上可見,“東南亞”概念及其知識體系的最初產生,并不是東南亞人的自我集體自覺,而是伴隨著西方殖民擴張產生的“他者”的創造。在東西方對抗中,中國的“南海”“西洋”“南洋”“東南洋”話語最終被西方的“東南亞”取代。“東南亞”從西方人最初的偶然創造,到作為一個整體性軍事地理概念產生重大影響,再到被地理學家、歷史學家演繹,被地理學界接受為一個整體的自然地理概念,其后再被包括人類學家在內的各個領域的學者接受,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具有象征意義的文化地理概念。1967年,東南亞國家聯盟建立,東南亞人的整體意識逐漸增強。這種整體意識的形成有賴于西方“他者”早期對東南亞概念的建構,以及后來世界范圍眾多“他者”的進一步演繹和不斷強化。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東盟”與“東南亞”兩個概念所指的地理范圍大致相同,但人類學界一般多使用具有文化色彩的“東南亞”概念。

作者簡介

姓名:周建新 郝國強 工作單位: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云南大學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研究中心 廣西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狼人干,狼人干综合,情色综合,狼人干综合伊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