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學
把握戰爭形態演變的時代特征
2020年01月16日 15:32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戚建國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引言

  戰爭形態演變,從根本上取決于人類的社會形態和技術狀況,人類用什么技術制造工具,就用什么技術制造武器;用怎樣的方式生產,就用怎樣的方式進行戰爭,這是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重要思想。當我們端起“歷史的望遠鏡”,沿著戰爭形態演變的發展進程去探視,在人類社會進步的每個歷史階段,戰爭形態無不打上深深的時代烙印。

  

  戰爭形態是一種特殊的社會歷史現象,是對一定社會發展階段里的戰爭運動狀態的客觀描述。科技進步和武器裝備發展是推動戰爭形態演變的根本因素,作戰方式方法和軍隊組織形態創新是促進戰爭形態演變的直接動因。當我們站在時代前進的制高點上,眺望信息化戰爭發展前景,可以預見戰爭形態演變呈現出以下主要特征。

  從“能量主導”到“信息主導”

  歷史上的戰爭,主要在“物理域”展開,這些戰爭活動從來離不開信息,但信息從未占據主導地位。具有智能特征的指揮信息系統實現了數字世界與物理世界的互聯互通,“信息域”和“認知域”成為新的作戰空間,指揮員和戰斗員第一次擁有了同步認知、自主協同、一致行動的能力,信息主導作用日益凸顯。

  信息成為消除戰爭不確定性的主導因素。不確定性是戰爭的主要特征之一,也是贏得戰爭勝利的主要阻力之一。戰爭的不確定性主要是信息的不完全性和判斷決策的隨機性帶來的。信息論創始人香農給信息下的定義是:信息是用來消除隨機不確定性的東西。指揮信息系統具有的信息獲取能力、傳遞能力和處理能力,使人們極大地提高了對作戰信息的感知力、識別力和認知力,戰爭迷霧將被充滿智慧的人們層層揭開,判斷決策的信息支撐度大大增強,這為消除戰爭的不確定性提供了堅實支撐。

  信息域成為牽引其他作戰域的主導因素。指揮信息系統成為聯結聯合作戰體系的血脈,數據鏈接成為各作戰力量、作戰系統和作戰要素互聯互通的基本手段,信息流成為驅動作戰體系各要素快速流轉的動力源,網絡信息體系支撐精兵作戰的大格局正在加速形成,信息域牽引陸、海、空、天、網、電等作戰域的主導地位正在加速確立。

  信息優勢成為決定作戰勝負的主導因素。在智能特征明顯的信息化戰爭中,信息優勢已不單是情報優勢,而成為主戰優勢;信息力量已不單是作戰保障力量,而成為主戰力量;信息戰已不再處于從屬地位,而成為認知領域作戰的主要樣式。在未來戰爭中,擁有信息優勢的一方,才能始終牢牢掌握作戰的主動權。

  從“平臺對抗”到“體系對抗”

  基于網絡信息體系,指揮信息系統優化了作戰體系的信息流程,打通了各軍種各層級間的信息通道,將相對獨立的作戰平臺與戰場感知、指揮控制、保障系統聯為一體,奠定了聯合作戰體系的堅實基礎。這使武裝集團對抗形式發生了結構性變化,由武器平臺之間的對抗提升為聯合作戰體系之間的對抗,擁有體系優勢的一方,將能夠獲取戰場對抗的聯合優勢。

  具有全局性對抗特征。這是在國家戰略體系支撐下軍事體系的對抗,是一體化聯合作戰體系的對抗,也是集戰略、戰役、戰術于一體的對抗。戰略對抗是在國際戰略背景下的全局性對抗,反映到某一戰略方向,形成戰區層面的聯合作戰體系對抗。有時局部的戰術對抗也呈現出全局性特征,往往是基于戰略意圖,通過戰役籌劃,運用戰術對抗直接達成戰略目的。

  具有結構性對抗特征。這是體系結構與體系結構的對抗,反映到作戰域的對抗上,呈現出分域對抗、跨域對抗和全域對抗并行發力的特點;反映到作戰體系對抗上,呈現出系統對抗、要素對抗交叉同步的特點;反映到作戰功能對抗上,呈現出偵察反偵察、控制反控制、突擊反突擊、干擾反干擾、防護反防護對抗交織互動的特點。

  具有綜合性對抗特征。這是混合戰爭力量在全域中的總體對抗,既是政治目的支配下的軍事對抗,也是經濟、文化領域支撐下的綜合國力對抗,還是科技手段支撐下的戰略互聯網、戰爭潛力網與戰場軍事網的綜合性對抗。混合戰爭力量構成的新型總體戰,為人民戰爭思想創新發展開辟了廣闊空間。

作者簡介

姓名:戚建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狼人干,狼人干综合,情色综合,狼人干综合伊人网